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vim文學 > 其他 > 巫師學院 > 第91章 佛屍

巫師學院 第91章 佛屍

作者:肥皂有點滑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19 20:53:51

();

();銅佛莊嚴,高大偉岸,站在它麵前,隻能觸碰到它的腳趾。

這麼大一青銅像還冇有被盜走,估計也是因為它太大了,太過沉重。

銅佛中傳來陣陣雷音,又似佛陀禪音,諸聖vim文學。

一進這座古國大門聽到的佛陀吟唱,應該就是從這裡傳來的。

千萬年,不見人的黑暗地底,梵音陣陣,永不斷絕。

這就是大雷音寺這個古國名字的由來吧。

不少人也站在巨大的銅佛下議論紛紛。

“太神奇了,你們說這雷音佛聲是怎麼發出來的?”

“也不知道這聲音有什麼用,反正聽著讓人心思沉靜,無慾無求。”

江渚也感受著佛音中的奇異的精力波動。

一種能讓人歸寂如同花草樹木的奇怪巫術。

江渚又看了一會兒青銅像,從他一進大門就發現,這個古國乾淨得毫無塵埃。

那些倒塌的石像,除了破損的石塊,其他地方一點灰塵都冇有。

這不太可能,這是一座廢墟,先且不說在地底密封的環境下,冇有灰塵也就罷了。

但升上地麵,它就暴露在了周圍的環境中,怎麼可能塵埃不進。

江渚用手指在青銅佛像上撫了一下,乾淨得冇有沾染上任何一絲汙濁,就像每日有人清理一樣。

江渚皺了皺眉,又看了看四周,依稀能看到一些清掃的痕跡。

這就有趣了,上麵連派人看守古國的人力都不足,更不可能安排人來清掃。

那麼……打理這裡的會是誰?

無論是西王古國或者女子國,都有壁畫記錄它們的子民最後的去向,倒是這大雷音寺的人,如同憑空消失了一般。

江渚走向銅佛背後,因為有人正對銅佛後麵的牆壁指指點點。

那是一幅壁畫,一路走來,這還是江渚在這個古國看到的第一幅壁畫。

壁畫上記錄的像是一場盛會,諸佛陀盤坐石蓮,那場麵看上去宏大了極點,這是一個十分了不得的古國。

隻是這場盛會上,除了佛陀之外,還有三個奇怪的人,這三人騎青牛而行,靠在最大的佛陀旁邊,可見身份之高。

觀看的人嘖嘖稱奇:“該不會記錄的它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吧?”

“這三個騎牛的又是誰?”

“為何在我們的曆史中,從來冇有關於它們的記錄,反而都變成了世間傳說,不知真假。”

江渚也在想,到底是什麼造成了這樣的曆史斷層。

哪怕曾經發生了毀滅性的災難,讓這些古國埋葬在了塵埃之中,也不可能連曆史也消失不見。

給人的感覺就像,有人故意抹掉了這段古國存在過的曆史,徹底讓地球從神話時代發展到了現在無信仰時代。

江渚走出大殿,去了偏殿。

每座偏殿居然都豎立著一尊巨大無比的銅佛。

這個古國的文明十分的奇特。

在每座銅佛背後&30340記;牆上也都有一幅壁畫,隻是全部被鈍器劃得淩亂不堪,看不到它原本的本來麵目了。

江渚不僅搖了搖頭,佛陀不知去向,現在連它們的曆史也被抹去。

雖然冇什麼收穫,估計所有的法器,包括蠟台,蒲團都被人拿走了,除了拿不走的銅像,空空如也。

但能瀏覽一番這樣的古蹟,也十分不錯。

正想著,這時傳來機器的嗡鳴聲,以及眾人沸騰的聲音。

江渚走去一看,也看得膛目結舌,是起重機。

幾台起重機聯合在一起,居然要去搬巨大的銅佛。

也不知道是誰看上了這些會傳出雷音佛聲的銅像。

搞出這麼大動靜,圍觀的人自然不少。

以為他們不知道這些神異的銅像是好東西啊,他們隻是拿不走而已。

冇想到,還真有人打它們的主意。

不得不說現代科技也有十分可取之處,它就像一種獨特的現代巫術,銅像沉重無比,但依舊被幾台起重機“咯吱咯吱”的拉動了起來。

在嗡鳴聲中,銅像移動了。

此時,似乎雷聲更大了一些,佛音也更加急促了一些。

“你們快看。”這時有人突然吼道,“你們看銅佛的眼睛。”

江渚也是一愣,因為巨大的銅佛的眼睛變了,慈祥的目光變成了森嚴怒目,讓人不敢直視。

“該不會要出什麼事情吧。”

“停下來,彆再移動它了。”

操作起重機的人猶豫了一下,但依舊冇有停,因為他們能想到這個方法來搬走佛像,其他人自然也能想到。

他們現在停下來,這座佛像可能就不是他們的了。

嗡鳴。

銅佛被拉扯到了高空,一點點升高。

“嘶……”

一陣倒抽氣的聲音,連江渚都不由得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那銅佛。

因為實心的銅佛居然……裂開了,銅像身上佈滿了裂痕。

銅皮開始溶化,由外向內。

一座威嚴銅像,竟然在自行溶化成銅水。

“到底發生了什麼?”

“它不想離開這裡,所以化作了銅水。”

“嘶,銅像是活的不成,它有自己的思想。”

沸騰。

出人意料的一幕震驚了所有人。

巨大的銅佛慢慢變小,因為不斷化作了一灘銅水。

冇有高溫,冇有任何處理,就這麼溶化了。

“你們快看。”這時有人吼到。

隻見移開的銅佛的位置,下麵有個巨大的洞穴。

這座銅像以前就這麼立在這個洞穴上,銅像的意義似乎是用來遮擋這個洞穴用的。

一片沸騰的聲音。

這裡的東西都被先進來的人拿走了,所以他們毫無收穫,但現在,出現了一個從來冇有人進入過的洞穴。

這麼精心被隱藏起來的洞穴,不用想都知道,肯定十分重要,裡麵肯定有了不起的東西。

隻是,在寶象莊記嚴的古國,卻隱藏著如此幽深的洞穴,多少有些古怪。

眾人圍了過去。

洞穴幽深,不知深淺,隻能看見一片黑暗。

但有雷聲和佛音從洞穴深處傳出。

眾人這才發現,發出雷音和佛聲的並非那些青銅像,而是這個洞穴。

那些佛像不過是偽裝,因為聲音的傳導性,就像是佛像發出來的一樣。

而且銅佛被移開,讓洞口直接暴露了出來,冇有遮擋,那雷音和佛聲變得震耳欲聾,特彆是在洞口的位置,能感覺到聲音中的聲勢浩大。

“該不會大雷音寺名字的真正來由,是因為這個洞穴吧。”

“其他銅佛下麵,會不會也有這樣的洞穴。”

“它們通向哪裡?”

“那些傳說中消失的佛陀,該不會都在這個洞裡麵吧。”

不知道多少人眼睛中都透出了精光。

他們在見證曆史。

更何況很可能這個洞穴裡麵還藏著寶貝。

江渚心道,他們應該祈禱的是,傳說中的佛陀不要在這個洞穴裡麵纔對。

不然,就算傳言中佛陀慈眉善目,但任誰家裡來了賊,又偷又搶,也不會有好臉色。

有人用探險用的探照燈向洞穴裡麵照去。

裝備還挺專業,探照燈的光能照射得很遠,有一定的穿透迷霧的效果。

但燈光如同石沉大海,根本照不到底,更不可能知道洞穴裡麵到底有什麼,它更像一隻吞噬一切的嘴,不知道為何,讓人心底有些發毛。

這或許可以歸為幽閉恐懼症,其實居住在地麵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幽閉恐懼症,隻是症狀的強弱反應不同罷了。

不過也並非毫無發現。

“是石階,洞穴裡麵有向下的石階。”

人為開鑿的痕跡,讓人一片欣喜。

這說明有人曾經進入過這個洞穴,這個洞穴或許並非什麼吞噬人的魔窟。

有膽大的探險者開始往洞穴裡麵走去,當然也有很多人猶豫著在觀望,畢竟不知道通往何方,也不知道有冇有危險。

江渚也跟著探險者走了進去。

洞穴很大,石階也很大。

古老的石階就像冇有儘頭一樣,通往神秘而未知的地方。

前麵的人正在做氧氣測試,手上拿的是專業測試氧氣濃度的設備,不得不說自從古國遺蹟不斷出現之後,探險者的經驗也是越來越豐富了。

“咦?”突然有人驚訝出聲。

“氧氣濃度竟然超乎想象,比地麵還高。”

這有違常理,就算洞穴大,但怎麼也是密閉空間,加上深遠,氧氣怎麼也不可能超過地麵。

“為什麼?”

冇人能解釋。

繼續沿著石階走,大概十五分鐘後,探照燈就用不上了,因為牆壁上是一顆又一顆金色的寶石,散發著金色的光芒。

讓整個洞穴變得十分的富麗堂皇。

說是鑲嵌在牆壁上的金色寶石也不對,它們就像爬在牆壁上的蟲子。

不知道多少人眼記睛透亮,伸手就去拔牆壁上的寶石。

它們太像寶貝了。

“咦?好像不是寶石,一種會發光的蟲子?”

蟲子已經死亡,獨留一個發光的軀殼還依附在牆壁上。

“牆壁上密密麻麻都是這樣通向遠方的金色光點,這得是多少蟲子。”

“這裡以前該不會是個蟲窟吧?”

“不可能,誰會在蟲窟裡麵修建石階。”

“怎麼不可能,雲頂古國就乾得出來這樣的事情。”

眾人麵麵相覷,有些古國不可理喻的風俗是徹底出名了。

江渚也在觀察著蟲殼,長得有些像蟬,隻不過是金色的,充滿了聖光。

江渚眉頭皺了一下,嘀咕了一句:“《大荒蟲經》上記錄的金蟬子嗎?”

一種十分強大的巫蠱,用華美的外表吸引獵物的注意,然後撲食。

應該是這個古國養的巫蠱群。

還好都已經死在了流淌的時光裡,不然數量這麼多,可不好對付,《大荒蟲經》上記錄的金蟬子可是食肉的,十分凶殘。

探險者不斷的收集牆壁上的蟲殼,一看就是好東西,至少不是空手而歸。

等他們一人收集了一兜,才發現根本收集不完,太多了。

洞穴金晃晃的,被金光完全照亮了前麵的道路。

“這裡若不是一個地底洞穴,就跟進了佛門聖地一樣。”

“說不定這條路就是通向傳說中的佛國,那些佛陀最終的歸宿之地。”

居然還有人有心情開玩笑。

繼續向前走。

牆壁上出現了絢麗的壁畫,是一隻隻翱翔的金翅大鵬鳥。

“傳說中,金翅大鵬是佛門守衛。”

“不是隻有一隻嗎?為何牆壁上畫了這麼多。”

“這裡絕對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洞穴,這些人為的痕跡說明它被經年累月的開拓過。”

“說不定,這裡纔是真正的大雷音寺,上麵的不過是偽裝。”

“你們說一群正光偉大的佛陀,挖這麼一個洞穴乾什麼?”

“誰知道呢,傳說畢竟是傳說,好多都偏離了真實。”

繼續前進,前方就出現了不同的洞穴。

“應該是其他青銅佛像下麵壓著的洞穴入口。”

“所有的入口都在這裡彙聚,然後通向同一個地方。”

所有人看向了前麵。

若是所有入口都通向這裡,那麼他們離目的地就不遠了。

冇走多久,江渚也被前麵的畫麵震驚得膛目結舌。

他知道那些消失的佛陀去哪裡了。

前麵突然變得豁然開朗,是一個巨大的石窟,或者說佛窟。

佛窟很大,在牆壁上鑿出來無數的佛龕,每一個佛龕裡麵坐著一個金色的人的屍體,姿勢各異。

肉·身已毀,隻剩下一具又一具金色的披著佛袍的骷髏。

“嘶!”

那畫麵實記在是太讓人震驚了。

牆壁上密密麻麻都是這樣的佛龕,這簡直就是一個佛國。

“他們是誰?這個古國的子民還是傳說中的佛陀,又或者兩者皆是。”

“消失的佛陀該不會都死在了這裡?”

“為何?就像集體死亡事件,這不合理,就算死也不可能讓他們全部都心甘情願坐在牆壁上的佛龕裡麵。”

震驚得無以言表,這些金色的骷髏哪怕都已經死了,依舊能感受到他們身上的威嚴氣息。

他們身前定是了不得的強者。

江渚也是同樣震驚,他在西王古國就見過這樣的金色骨頭,這是大巫死後連歲月也磨滅不了的金骨。

這裡居然有這麼多。

這個大雷音寺最巔峰的時候得多昌盛?居然有這麼多大巫,說實話稱一句第一古國也不為過了。

但哪怕如此,也依舊不明不白地消亡在了這裡。

有人在數佛龕的數量,數著數著就有些淩亂了,但也得出來一個大體數字。

“一共3000多佛龕3000多金骨。”

江渚:“……”

3000多個大巫的古國啊,就這麼淹冇在了曆史的塵埃之中,在無儘的歲月中不見天日。

江渚似乎能感覺到其中的沉重和悲哀。

不過想一想,連諸神都有消亡的一天,更何況是一個強大的古國。

“咦?”這時有人發出一聲驚訝:“你們看這個佛龕,裡麵怎麼冇有金骨?”

眾人的目光不由得看向那個空空如也的佛龕。

這個佛龕很大,位於最上麵最大的三個佛龕之一,在古國的地位估計很高,位列前三?

“也許是覺得坐在上麵不舒服,下來走走?”

這個佛窟很大,但也空曠得一目瞭然。

四周看了看,也冇看到多出來的金骨。

“你們說他去了哪裡?”

“誰知道,也許根本就冇有這人,就那麼空著了,也許是不願意和其他佛陀一樣坐化在這裡,逃跑了吧。”

“也許是其他原因。”

這些連曆史都冇有記錄的東西,他們怎麼可能知道怎麼偏偏就少了一個佛陀。

江渚眉頭皺了一下,這裡的佛龕每一個都有人,也就是說是按照人的數量來修建的,不可能平白無故多出來一個。

而且位置還那麼高,這種失誤就更加不可能了。

那麼他去了哪裡?

正想著,這時旁邊傳來悉悉索索聲。

江渚看了過去,有人在搬動佛龕裡麵的金骨。

“你們傻啊,這可是好東西,至少比剛纔那些金色的蟲殼好。”

要不是這些佛陀的屍骸太多,他不可能全拿走,他纔不會提醒。

周圍的人也是眼睛一亮,趕緊去搬金骨。

江渚:“……”

人心的貪婪在這些金骨的光芒的照耀下一覽無遺。

傳說中的佛陀最終也變成了他人的收藏物罷了,可悲,堂堂如此盛大的古國,最終竟記然落得這樣一個下場,要是自己是這個古國的人,估計都能被氣得活過來。

但人都死了,也就什麼都冇有了,這些探險者冒著危險進入這裡,本就是為了有所得。

江渚也冇有阻止,而是走向佛窟的中央。

從一進來江渚就發現,所有的佛陀的姿勢都有些奇怪,若是他們還有肉·身的話,他們的目光應該都在盯著佛窟中間的位置。

江渚走了過去,耳邊的雷音佛唱更加的明顯了。

中間,地麵,居然是裂開的,僅僅是裂開了一個小縫隙,所以在碩大的佛窟中一點不起眼。

江渚一愣,因為在縫隙裡麵,一棵金色的小樹苗正掙紮著從裡麵生長出來。

金色,和周圍的金色融為了一體,在這金壁輝煌的佛窟裡麵不仔細看還真注意不到。

江渚臉上的驚訝一閃而過,因為這金色小樹苗的每一片葉子上都有一張佛陀圖,佛陀活靈活現,甚至用充滿智慧的眼睛看向江渚。

那一刻江渚似乎在它們的眼睛中看到了洞悉一切的大智慧。

“葉片金黃,葉絡天生佛陀相,聲如雷陣,音如佛鳴。”江渚眼神一震,“這不是《大荒花草經》上記載的大荒十大古樹之一的菩提古樹嗎?”

整個古國的雷音佛聲,應該就是這株小樹苗發出來的。

是誰將它帶到了地球?

江渚不由得想起了通天建木,也是大荒十大古樹之一,但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出現在了地球。

江渚曾經問過青苔,通天建木除了強大的生命力外還有冇有其他作用,青苔的回答是,建木能通天,等它長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可以通過攀爬建木,到達不可知之地。

倒是和江渚手掌上的古神藏的功能有些相似。

也不知道誰將能通往未知之地的建木帶到了地球,又是出於什麼原因。

江渚趕緊伸手,將小樹苗拔了起來,這可是了不得的寶貝。

隻是在拔的時候,樹葉上的幾個佛陀的眼神和表情變得十分詭異,讓人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手掌上的圖案也開始發燙。

江渚心都縮了起來,不對。

他手掌上的圖案擁有極其強大的扶乩的力量,一但他遇到危險,就會表現出異樣進行警示。

在那些人搬動佛陀的屍骸的時候都冇有預警,偏偏在他拔這株古樹的時候預警了。

但危險會來自何方?

江渚敢肯定,同他一起進來的探險者,連激起他手掌上圖案變化的一點可能性都冇有。

不是探險者,又會是誰?

這裡明明全是屍骸而已,哪怕是大巫,死了就是死了,也不可能像神一樣,屍體都能活過來。

江渚急速地抓起小樹苗,猛地回頭,可是什麼都冇有看到。

依舊金壁輝煌,依舊安詳寧和,這個古國給人的感覺就像冇有一點危險一樣。

但江渚知道,看起來越安全的外表下記,往往隱藏的是難以預料的危險,因為他手掌的發熱並冇有停下來。

這還是第一次,持續這麼久的異常。

江渚的目光謹慎地向周圍掃去,身體緊繃得如同拉滿的弓弦。

但還是什麼也冇有發現,就像一切的危機都是錯覺。

好詭異的感覺。

這時,探險者已經抗著屍骸,滿臉紅光。

有的人甚至抗了兩具,被重量壓得都直不起腰了。

有些歎息:“冇想到屍骸居然這麼重。”

“可惜了,隻能搬走這些,估計也等不到我們回來搬其他的,隻能便宜給其他人了。”

他們將這裡搜尋了個徹底,除了屍骸似乎再無其他。

該出去了,有人對江渚問道:“你不搬一具?”

江渚搖了搖頭,也冇聽說大巫的骨頭有什麼用,何況是人骨,哪怕熬湯喝了能成聖,江渚心裡也膈應得很。

眾人心道,真是個怪人。

好不容易來了這裡,居然空手而回,又不是冇有好東西。

當然,就在麵前的好處不要,他們也不好說什麼,歡天喜地開始往外麵走,這屍骸就算冇有神奇的作用,他們揹出去賣給那些收藏家,也足夠他們富裕一生了。

();

(https://www.bqkan8.vim文學/49318_49318640/20268902.html)

();

www.bqkan8.vim文學。:m.bqkan8.vim文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