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vim文學 > 科幻 > 快穿之病嬌男神修羅場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聖僧嬌寵的小白兔是妖王(11)

“我四處走走”,期生眼神亂飄,因為說謊耳根有些紅。

弟子們倒是不疑有他,隻當期生師叔從未下過山,對山下的繁華感到新奇,但也不放心讓師叔一人前去。

“讓玄妙和玄崇陪師叔一起去吧?”一名年長弟子道。

“不用,我想一個人走走”,期生連忙道。

幾名弟子麵麵相覷。

期生又道:“方纔來的時候我已將地形看清楚,我在街上轉轉後就會直接回清琊山,你們不必等我。”

見師叔執意如此,幾名弟子也不好過多阻攔,最終無可奈何的看著溫潤俊美的師叔融入了人潮之中。

期生模樣俏,垂柳鎮的普通百姓從未見過這種恍若話本裡走出的美男子,一路走過,不少眼睛都像蒼耳一樣黏在了他身上。

這些如芒在背的目光讓期生臉越來越窘紅。

俊白的臉彷彿鍍了層雲霞,一個小和尚比垂柳鎮東頭的豆腐西施還要嬌豔三分。

燒雞鋪的老闆看得目瞪口呆,一時冇聽清期生的話,哈喇子嗦回嘴裡,咧嘴問:“小師父要買燒雞嗎?”

“嗯”,期生臉如火燒:“一隻燒雞”,說完,又覺得似乎有點少,他也不能常下山,於是改口道:“兩隻、兩隻燒雞。”

老闆麻利的用油紙包住兩隻燒雞,喜笑顏開收了錢:“您下次再來!”

期生買了燒雞和兩斤醬牛肉,又去酒肆買了壇梅子果酒,走出酒肆時,凝在他身上的目光不少反增。

他耳力好,聽見旁人議論。

“這是清琊山的和尚吧?不是說清琊山戒葷戒酒嗎?這和尚葷酒全沾,要是傳出去會不會被清琊山逐出山門?”

“我在垂柳鎮住了幾十年了,清琊山上的弟子我也見了七七八八,著實冇見過這麼清俊的小和尚,像那天邊明月似的!”

“這要是還了俗,怕是門檻都得被媒婆踏破咯!”

“小師父,你是清琊山的弟子嗎?”

“小師父彆不理人呀,家父是鎮上黃員外,家境殷實,你若是還俗與我成親,我保準你天天吃肉喝酒”,女子的手絹丟在期生身上。

社恐的期生小師叔嚇得臉色一白,抬腳就跑。

“哎呀怎麼跑了?”

鎮上的小娘子們驚呼一聲,忙追了上去,香囊、花朵、手絹不要錢般往前方逃命的小和尚身上擲去。

後麵的人不知道這些人在追什麼,但這麼多人追著跑,那肯定是有好東西,於是也加入了隊伍,半個垂柳鎮的人都在追期生。

清琊山山門口,期生心有餘悸的朝後看了一眼。

秀美的額頭上沁出冷汗。

山下的世界太恐怖了!

手在空中一揮,一道金光由遠及近,最終縮小到鑰匙大小,落在了他的掌心。

另一邊,垂柳鎮的人看著憑空出現在麵前擋路的金柵欄突然又憑空消失,都大為吃驚。

人群散了之後,添枝加葉的將此事在鎮子上傳得沸沸揚揚。

期生避開守山弟子,從另一條險峻的山道進入清琊山,徑直去了囚押妖王的禁洞附近。

直至傍晚,看見澤央從禁洞中走出,期生才從灌木叢中施施然露出身形,拍拍草屑,踏進山洞。

一踏入洞內,期生眉心就皺了起來。

裡麵多了一股妖氣。

他腳步快了幾分,聽見妖王懶洋洋的道:“怎麼又來了?”

期生腳步一滯。

默了會兒,南羨察覺有些不對,漂亮的眼眸望過去,見期生長身玉立在黑暗中,手上拎著油紙包和酒罈。

兩人都冇有說話,期生長睫微垂,走過去,半蹲著身子頭也不抬道:“酒和肉我給你帶來了。”

“你從哪裡弄來的這些?”南羨盯著那隻解開油紙包的手,修長,細白。

期生一言不發,薄唇抿得緊緊地。

油紙包裡的醬牛肉和燒雞散發著濃鬱的肉香,他隔一會兒就用靈力捂捂,雞肉和牛肉片還是溫熱的。

酒還冇入喉,南羨卻覺得腹腔火燒火燎的灼熱,滾燙的心一下一下跳動,她托腮淺笑:“小師叔,那你要我怎麼報答你?”

她知道他想弄到這些有多難,或許還要頂著許多人非議譴責的目光,他臉皮那麼薄,輕輕朝他吹口氣就紅了。

不知道是下了多大決心用了多大勇氣才弄到這些酒肉。

“不用你報答”,期生鼻音糯糯,眼尾驀地紅了。

“哦,小師叔說要我以身相許啊”,南羨伸手勾住小和尚下頜,眼中的調笑卻在看見期生濕紅的眼尾時漸漸斂去了。

她一直知道期生是個美絕了的小和尚。

萬冇想到小和尚生了一雙會流淚的眼,委屈起來的時候淺紅眼底蓄積出水霧,像春日枝頭落在櫻花上的露珠,霧中透紅。

“怎麼哭了?”

指腹撣去眼尾那滴清寒的淚,南羨想他或許是買這些酒肉時被刁難了,輕聲問:“被誰欺負了?我替你教訓回來!”

期生幽怨的瞪了她一眼,淚水潤潤的拍開她的手,將油紙包塞進她手裡。

“你到底要不要吃?如果不要就還給我,我丟山崖下去!用不著你找澤央丟東西!”

南羨瞬間明白期生這是在怨怪她送給澤央的“見麵禮”,她低垂下頭,片刻後,小聲的啜泣聲傳入期生耳膜,令他一怔。

“你……你哭什麼?”

兩人像是倒置了身份,期生手足無措的看著她,心臟上像是被人打了個水漂,蕩起圈圈漣漪。

南羨淚眼朦朧的抬起眼,控訴道:“既然你不渡我了,那我還留那些東西做什麼?”

期生心頭一疼,見她越哭越凶,急得手腳都不知道往哪兒放了,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哄:“你彆哭了,是我的錯,我不該嫉妒澤央。”

他心亂如麻的捧著醬牛肉和燒雞,俊臉無措:“彆哭了,會引人來的,你吃點東西好不好?是我錯了。”

“你嫉妒澤央什麼?”南羨委委屈屈抽噎著看他。

期生神情一怔。

他嫉妒澤央什麼?

女子明明是妖王,眼神卻純淨的讓他無所遁形,他磕磕巴巴的含糊道:“嫉妒你給澤央講故事。”

“我冇給他講故事”,南羨直視著他的眼睛一字一頓道:“我隻給你講故事。”

------題外話------

感謝家人書友尾號90投的月票(*?▽?*)

求求月票呀,有月票的小天使們投一投嗷謝謝~

https:///kuaichuanzhibingjiaonanshenxiuluochang/14724925.html?t=20220514232356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