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vim文學 > 曆史 > 法戰之爭符 > 第1章 風起

法戰之爭符 第1章 風起

作者:境風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3 19:06:27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一輪幽冷的圓月在天空中閃爍著光芒。

秦嶺北麓,一列隻帶有幾節貨車車廂的火車呼嘯而過,火車進入山洞,不一會又從山洞裡鑽出來。

火車車燈在遠處閃著光亮,又鑽入一個山洞後光亮消失了。

圓月被一片烏雲遮蓋,一群烏鴉從地麵竄出,疾速地飛向夜空。

1937年秋,淞滬會戰之後,日軍威脅到南京,國民政府被迫命令複興社特務處實施代號為“玉無生”的行動計劃,將100噸、320萬兩國家黃金儲備秘密運往西安附近的秦嶺北麓事先修好的金庫中埋藏。

一列十輛美製軍用載重卡車在彎彎曲曲的黃土山路上行駛著,車隊拐過一處山腰,消失不見了。過了一會兒,車隊從山腰轉了出來。行駛不久,拐入一個黃土岔道。

在第一輛卡車裡,二十七八歲身穿便衣、動作乾練嫻熟的司機在左邊駕駛,四十多歲身穿便裝的老曹坐在右邊,右邊駕駛台上放著一個先進的手握式美製步話機。

司機:你來西安冇去開元寺逛逛?

老曹略微搖了一下頭。

司機陶醉地回味著:那有個閉月樓不錯,姑娘水靈,也隨和,你知道吧......,我每次回西安都去,鴨子坑太爛,去不成,搞不好挺噁心人的。唉,閉月樓真是不錯,就是老闆太勢利,有一次我喝醉了,忘了帶錢,我想我也算常客,一次不帶錢不算什麼,回頭給補上不就完了。結果冇想到她翻臉不認人,叫幾個人把我從後門給扔出來了,咣一下,差點把我尾巴骨給震碎了。

老曹直望著前方,聽著司機的話麵無表情。

車隊拐入第二個黃土岔道。

司機:我一生氣就拔出槍來打了她一槍,冇想真打,打胳膊上了,結果被警察給抓了,閉月樓的大老闆劉鬆仁在省會警察局有人,我進去什麼也冇問就被爆捶了一頓,後來戴老闆給省會警察局長打電話,才把我給放出來,要不然現在我還在牢房裡呆著呢。

司機扭頭看麵無表情的老曹。

司機:怎麼?你不信?

老曹搖頭。

司機:就是嘛,我說的還有假。

說著司機開始減速。

路的左前方出現一個山洞,通往山洞有一條隻有十幾米長的岔路。

山洞厚重的金屬門緩緩打開,第一輛卡車拐上岔路先進入山洞,其他車輛依次緩緩駛進。

司機刹車,卡車在要接近麵前的山壁時慢慢停住,司機熄火,關閉車前大燈。

麵無表情一直沉默的老曹:吃是實功,嫖是落空。

司機思考了會兒:對著呢,每次我去完閉月樓心裡就覺得空得很,覺得啥啥都冇意思,唉,還是咥完油潑麵心裡踏實,這話誰說的?

老曹:杜老闆。

司機點頭:怪不得,一下就說到點子上了,哈哈哈。

一個在山洞口隻看到背影、手拿步話機的人打開山洞內的電閘,山洞頂上的燈全亮了,其他車輛依次停放,排成兩排,那人背朝裡站著不動。

司機收住笑容把雙手攤放在駕駛台上沉默了片刻,突然又笑了起來。

司機:和你諞閒傳很高興。

老曹:我也是。

司機和老曹同時伸出手,輕輕握了一下,隨即分開。

司機迅速拔出一隻美製M1911A1手槍對著自己的太陽穴開了一槍,仰躺在座位上,手垂了下來。

其他卡車裡的九名司機依次拔槍自殺,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老曹扭頭抓起步話機下車,山洞兩邊的地上散落著幾十具修建金庫時被關在裡麵的工人的乾屍和散落的白骨。

老曹避過腳下的乾屍和白骨,挨個打開車門檢查其他卡車裡自殺的司機,有一個司機打偏了,還有口氣,朝老曹示意給自己補槍,老曹朝司機補了一槍,老曹又給兩個冇斷氣的司機補了槍,檢查完所有駕駛室,確認十名司機全部死亡以後,收起槍走向背朝裡站著的那個人。

老曹打開一輛卡車車廂,車廂中間堆著八十個40公分見方的金屬彈藥箱,黃金一箱125公斤,每箱放著十塊金磚,每塊專用金磚重為12.5公斤,大約長20公分、寬6公分,厚2公分。一輛車內有八十箱、10噸、32萬兩,所占體積不大,大約為卡車容積的二分之一左右,卡車內剩餘空間還很大,十輛車共100噸、320萬兩黃金。

老曹上車隨便打開一箱檢查裡麵的金磚,合上箱子,又打開一箱,看了一眼合上,確認無誤後,老曹下車,關上卡車車廂。

老曹和隻看到背影的人朝山洞口走去。

隻看到背影的人關閉了電閘,山洞裡黑暗下來。

山洞上兩扇厚重的金屬門緩緩從內向外關閉。

老曹和隻看到背影的人等兩扇金屬門閉合完成,老曹轉動金屬門上如汽車方向盤大小的金屬絞盤,兩人分彆拿出一枚玉符由老曹合在一起,老曹看錶時間是十二點整。老曹讓陽光穿過合符後的玉無生中央凹陷處,對著金屬門絞盤中心左邊上紅點照射,響起了鋼釺插入門邊框的金屬聲,門鎖死。老曹用玉無生嵌進絞盤旁邊一個和玉無生同樣形狀的凹陷中,凹陷周圍有一個圓圈,老曹用玉無生以凹陷為中心,以圓圈為軸,緩緩地順時針轉了四圈,金庫閘門徹底鎖住。老曹看了一下表,時間是十二點零五分,老曹將玉無生拆開,把陰玉符還給另一個人。

老曹把陽玉符小心地用白綢包裹放入一個精緻的銀色金屬煙盒裡,然後把銀色煙盒放在貼身的內衣上衣兜裡,兩人對著金庫門敬禮。隻看到背影的人把陰玉符用黑綢包裹放入一個一樣的銀色金屬煙盒裡,把煙盒小心放在貼身的內衣上衣兜裡。

兩人互相敬禮,告彆,另一個人始終看不到臉。

兩人剛走出不遠,突然響起巨大的爆炸聲,金庫門上的山體被炸開一部分,炸下來的碎石剛好將金庫門徹底掩埋住了,門外十幾米長的黃土岔道也被掩埋了,製造了山體滑坡掩埋道路的假象,從外麵根本看不出來剛纔還有一個山洞和洞門。

一輛黑色的小車停在秦嶺北麓一處山下公路邊,戴笠揹著雙手麵對著群山。

兩個隨從站在戴笠身後,戴笠手拿一個步話機,UU看書www.uukanshu.com三人都隻能看到背影。

老曹在金庫附近樹林向戴笠彙報,步話機聽筒裡傳來戴笠的聲音。

戴笠:都好了嗎?

老曹:都好了。

戴笠:那一切都按原計劃進行。

老曹:是!

老曹通話後,扔掉步話機,步話機落地就爆炸了,老曹消失在密林中。

隻看到背影的人在金庫附近公路下坡處:是!

隻看到背影的人扔掉步話機,步話機也爆炸了。

隻看到背影的人站立了片刻,下坡向一輛小轎車走去,小轎車旁站著兩個複興社特務處的便衣,隻看到背影的人走過去,一個便衣拿出頭罩罩住他,扶著他進入車內,上車關門,另一個便衣開車離去。

戴笠站在西安某間辦公室裡,辦公桌上放著兩杯清水,兩個複興社特務處的便衣站在桌前給戴笠彙報情況,身後各放著一把圈椅。

便衣甲:我們把陰玉符的持有人拉到了鐘樓附近,讓他下了車。

戴笠:很好,辛苦了,喝水吧。

兩個便衣交換了一下眼神,向戴笠敬禮,戴笠回禮,兩人端起清水一飲而儘,把杯子輕輕放回到桌子上,戴笠示意讓兩人在圈椅上坐下,兩人慢慢坐下,戴笠揹著手朝門口走去,還冇等戴笠走到門口,兩人已經躺在圈椅裡死去了。戴笠出門,幾個等在門口的便衣迅速進來,抬走了兩人的屍體,一個便衣小心翼翼地拿起兩個空玻璃杯,迅速關門離去,隻留下了空蕩蕩的辦公室。

這時,一陣風吹開了窗戶,窗簾隨風飄蕩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