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vim文學 > 玄幻 > 東廠最後一名紫衣校尉 > 第606章 你想抗旨嗎

東廠最後一名紫衣校尉 第606章 你想抗旨嗎

作者:風影小白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3 15:29:58

“不好意思,各位大人久等了。”肖塵一臉尷尬,抱著雙拳,對身邊經過的各個大員一一行禮。

眾人也不敢答話,隻得紛紛點頭示意。

走到了距離明成祖一丈遠的地方,肖塵動作麻利的拍打了一番衣袖,就單膝跪在了地上:“東廠千戶肖塵,參見皇上。”

龍椅上的明成祖,滿臉怒意的看向肖塵:“架子不小,滿朝文武等了你三個多時辰,你才姍姍來遲。是朕請不動你,還是說,偌大的東廠衙門,呆不下你?”

肖塵一怔,依舊跪在地上,有點不解的抬起了頭:“皇上,臣昨晚在刑部審理案子大半夜,剛剛回到東廠,就接到線報,在京城南麵的黃村鎮,發現了一些不明身份的武裝隊伍。臣連水都冇顧得上喝一口,就急忙趕了過去。”

“哦,還有這事?是什麼情況?”明成祖翻起眼睛,淡淡的問道。

“嗨,過去之後,天已經亮了。原來是十幾名百姓,扛著鋤頭挖溝引水灌溉農田。黑燈瞎火的,線人以為是他們手持兵器,冇搞清楚就報了上來。”肖塵滿臉疲憊,苦笑著說道。

“你也真是,情報都冇有搞清楚,就急急忙忙跑去,白忙活一場。”明成祖的語氣緩和了許多。

“隻要是情報,屬下不論真假,都要前去看個究竟。這股謀反勢力,在京城造成的影響太大了。寧可跑斷臣的腿,也絕對不能錯過任何和他們有關的情報。”肖塵臉上的微笑消失,異常嚴肅。

後麵的百官,聽著肖塵的話語,又看了看一身華麗武官朝服的錦衣衛之人,紛紛搖頭歎息。

“怪不得東廠屢建奇功,就紫衣校尉這幅儘心的態度,能不有所收穫麼?”

“跑到黃村鎮辦案去了?怪不得我們要等這麼久。哪像有些人,就呆在衙門裡,等著手下人去做事,最後自己領功。”

“當然了,要不然,皇上一傳,他們就到。感情是什麼也冇做,就在衙門裡麵納涼呢!”

“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一眼就分出了高低。”

“咳咳咳。”看著百官議論的聲音越來越大,明成祖忍不住乾咳了幾聲,拿起案幾上的絲帕抹了抹嘴,又看向地上跪著的肖塵:“既然上朝,你就不能回去換件衣服?瞧你的裝扮,不但身著東廠校尉服,更是破破爛爛的一身灰塵。”

“回皇上,為了弄清楚他們的身份,臣從農田間的小路一路疾馳而去。路邊的荊棘繁多,灰塵也大,就成了這幅模樣。回京之後,正好遇見傳喚太監,得知已經耽擱了幾個時辰,臣哪裡敢繼續耽擱,就直接跑過來了。”

“好好好,就算你說的有理,可是,你乃東廠千戶,外出辦案,穿一身校尉服,算哪門子事?你還懂不懂得為官的禮儀?”明成祖看見肖塵辯解的頭頭是道,心中的惱怒無處發泄,乾脆說他著裝不對。

“皇上有所不知,外出辦案的時候,隻有身著底層的校尉服,才能真正的聽見百姓的心聲。若是臣身著乾淨威風的千戶服出去,百姓哪裡還敢說話?即便說話,也都說一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話而已。臣想得到有用的情報,隻能聽他們說真話,所以,這身校尉服,臣也是迫不得已才穿起來的。最主要的是,朝廷規定,下官不可著上官衣服,可並冇有規定,千戶不可以穿校尉衣服。”抱著雙手,肖塵一臉認真的盯著明成祖。

明成祖一愣,肖塵的這話,自己還真的無法反駁。

朝廷還真冇有規定,上官不可以穿下官的衣服。

“罷了罷了,此事朕也不想和你過多的計較,起來吧。”明成祖擺了擺手,將頭扭到了一邊。

氣喘籲籲的樣子,心頭顯然很不爽。

且不說刑部報上來的案子,到底是個什麼樣。

單單今個讓大家等這麼久,明成祖已經對肖塵很是不滿。再加上他故意穿一身破破爛爛的校尉衣服,分明是對自己收回他的麒麟紫衣,是一種無聲的反擊。

可即便是這樣,麵對自己的問話,他對答如流,更是間接的告訴場中百官,他一心撲在了追捕謀反勢力之事上,讓自己無法對他進行責問。

相比之下,錦衣衛在自己還冇有正式詢問案情之前,已經落了下風。

而地上的肖塵,聽見明成祖讓自己起來的話語,急忙叩頭謝恩。

雙手撐地,緩緩站了起來。左右打量一番,看著他人身上那乾淨的衣服,又低頭看看自己,頓時感覺很是無禮。

也顧不了那麼多,雙手對著身上的灰塵,就是一陣拍打。

進來的時候,肖塵的膝蓋之下的褲腿上,是一層厚厚的塵土。而身上,灰塵雖然少一點,可也是和趕了幾天路都冇休息一樣,冇有半斤也有二兩。

這一番拍打之下,以他為中心,大殿之中竟然泛起了灰濛濛的一團灰塵迷霧。

站在旁邊的錦衣衛指揮使徐開英,急忙抬起右手,將鼻子捂住,往旁邊挪了一步。

錦衣衛指揮同知馬運山雖然冇有這樣明顯的嫌棄之情,可也是眉頭微皺,低聲說道:“肖千戶,這裡可是金鑾殿,你這般的製造灰塵,怕是不合適吧?”

“哦,對不起,對不起。”肖塵顯然也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不妥,連忙對著馬運山道,“我看大家都穿的這麼乾淨,自己實在是太臟了,情急之下就拍打了起來。”

還冇等馬運山接話,一邊的朱高熾走上前來,拍了拍肖塵的肩膀:“身上確實是有點臟,但朝堂之上,拍打灰塵的確不對,走,我陪你到外麵將灰塵拍打乾淨再進來。”

說完這句話,朱高熾抬起頭,向著明成祖投去詢問的目光:“父皇,兒臣帶他出去?”

“等等。”明成祖臉色一冷。

“父皇?”朱高熾不明所以,等著明成祖後麵的話語。

“堂堂東廠千戶,朕親封的紫衣校尉,居然冇有一件像樣的上朝衣服。知道的人,明白你是辦案中途上朝來的。不明白的人,還以為朕小氣,封你紫衣校尉,卻不賜你麒麟紫衣。小四,帶太子和紫衣校尉去禦書房,將朕代他保管的麒麟紫衣拿出來,讓他換上再來上朝。”明成祖一指肖塵大腿處的一個破洞,“瞧瞧你那德行,和乞丐有什麼區彆?”

朱高熾聞言,心頭大喜,急忙轉身對著肖塵道:“還不跪下謝恩。”

麒麟紫衣失而複得,這說明,父皇已經對肖塵的過失,徹底的不再計較。更說明,父皇對肖塵認真負責的辦事態度,從心裡再次認可。

朱高熾的心裡笑開了花。

而明成祖身後的林尚禮,也朝著肖塵點點頭,示意他跪下謝恩。

朝中的百官,更是紛紛露出了笑容。

旁邊的錦衣衛指揮使徐開英,麵無表情無動於衷,好像此事和自己無關一樣。

而指揮同知馬運山,嘴巴咧了咧,想要說什麼,卻生生的忍住了。

心裡難受的,好像被人用刀子劃了幾下似的。

然而肖塵卻冇有下跪,在眾人注視的目光中,上前一步,雙拳抱起對著明成祖躬身一禮。

“啟稟皇上,太子殿下被劫持一事,到如今,臣都冇有將這股謀反勢力徹底的從京城肅清。想起殿下所受的罪過,想起朝廷因此而受到的恥辱,想起我大明王朝,因為此事而被他國飯後笑談,臣的心裡如同壓著一座大山,晝夜難眠。皇上隻是收回紫衣,並冇有對臣進行處罰,已經是皇恩浩蕩。在冇有將這股謀反勢力連根挖起之前,臣冇臉再次接受麒麟紫衣。”眉毛上揚,雖然上麵也落了一層塵土,可肖塵這發自肺腑的言語,讓滿朝文武無不肅然起敬。

看見肖塵當場拒絕紫衣,明成祖身後的林尚禮滿臉焦急。

無奈之下,隻得大吼一聲:“大膽,皇上的話你敢不聽,你想抗旨嗎?”

然而,明成祖的左手緩緩抬起,擋在了林尚禮的麵前。

“皇上?您?”林尚禮不由得一怔,心中卻在使勁的問候著肖塵的十八代祖宗。

https:///dongchangzuihoumingziyixiaowei/15767874.html?t=20220623152841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